<span id="pjkr3"></span>
  1. <dfn id="pjkr3"><noscript id="pjkr3"><i id="pjkr3"></i></noscript></dfn>
      <dfn id="pjkr3"></dfn><s id="pjkr3"><noscript id="pjkr3"><i id="pjkr3"></i></noscript></s>
      
      <s id="pjkr3"></s>

            <span id="jk7a4"><u id="jk7a4"></u></span><span id="jk7a4"></span>
            首页>麟州文苑

            我的抗疫日记

            时间: 2022-09-19 08:47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追赶太阳
             

              八月二十二上午,是我参加抗疫的第一天,接到公司通知,让我们应急志愿车到公交总站安装隔离膜。我以为又是在实战演习,也没在意,直到中午才到达指定地点。午饭也没吃,一直让等待上级通知,整个公交总站大院车山车海,还有忙碌的工作人员。下午接到指令,站内紧张地调度车辆。公司经理杨永田,招呼本公司司机领取防护物资,整个大院紧张有序地发车。当每位接到调度指令的车,第一时间奔赴指定地点。还有等待调度指令的司机们着急地,争先恐后地抢着领命。我接到的指令是负责和谐家园、和谐广场、政务大楼、恒源首府小区、御景苑小区和领秀花园小区的核酸样本转运工作,一趟接一趟和送样员送往市医院实验室,一直到晚上九点才收工,然后回总站集合待命。总站的运输管理层的张金平、尚晓云、张佳等同志,还有大众公司经理杨永田以及各公司负责人紧张地安排二百多辆出租车以及其他的应急车辆司机的食宿问题,还有当晚的临时应急值班流调车,感觉事多人多,在凌乱与忙碌里又略显紧张有序,直到凌晨一点,各公司负责人还用沙哑的声音布置着第二天的调度指令。还有回来晚的司机师傅们没有吃饭的,这些领导亲自出车买来方便面让司机师傅们吃饱,就这样在忙碌中终于在凌晨一点多入住了宾馆,倒头就睡,进入了酣香的梦境。

              八月二十三日(参加抗疫的第二天)凌晨四点,在昨晚(也就是今天凌晨)一点多进入睡梦里,还没来得及做一个完整的梦,就有人敲门呐喊:“起床了,起床了,赶快到达指定地点做核酸!”因为是参加抗疫的第二天,所以也不敢怠慢,在昏昏沉沉中挤着电梯下了楼,到站里开车时,运政的领导和公司经理们早在场内叫喊着安排新的工作,我发车直奔昨天的采样地点,按部就班地转送核酸样本。经过昨天下午的抗疫过程,我深刻体会到了疫情的严重性和工作的重要性,穿上防护服,拉着标本箱,身感自己的防疫责任和抗疫的担当,有意无意地踩紧了油门,像平时客人需要赶点一样,一脚油门飞速送达,就这样一趟接一趟,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我把医务人员送达休息宾馆里,才小心翼翼地收拾车内垃圾,按照防护流程,脱掉自己的防护服,安全消毒,按照转运程序,提前领取明天的防护物资。就这样干完所有的事,已经误过饭点,还好同室的司机师傅留了一份盒饭,可我在饥饿感十足的时候,饭已经凉了很久很久了……

              八月二十四日,今天是抗疫的第三天,从八月二十二下午全城已经处于“静默”管理状态之下,我在核酸转运小组继续着往日的工作。在和谐家园小区门口,看到一个孩子家长拿着一个书包,很着急的样子。让我帮他把书包转送到另一个小区,可在这个特殊时期,必须坚守岗位,看到他很是无奈,我也很想去帮忙,只可惜我的任务还没完成,还在等待转运核酸样本的过程中,有心无力。我因不能帮忙而感到内疚,因为我也是一个“不自由”的人。我想,用我们每个人的默默付出,居家隔离,同样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愿疫情尽快过去,美好谐和早日到来。

              今天是八月二十六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四天。初秋的早晨四五点,穿着半袖,略感几许凉意,天色昏暗中就开始了核酸采集,小区里的喇叭不停地叫唤着:做核酸了。经过这几天轮番的核酸采集,出现了几例阳性,人们的警惕性和恐惧感也在加强。因为我们从22号晚就进入了封控区,处在闭环管理状态下,一直没有回家。大清早老婆一次接一次的电话不断,反复在电话里说这疫情如何如何严重,让我赶紧给公司领导请假回家,我说你也知道疫情如此严重我怎么能请得了假?老婆还在不厌其烦地给我讲:你就给你们经理说清楚你有高血压,糖尿病,还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每天吃饭休息就是问题,还说人家领导也是人,一定能给你准假!我说疫情这么严重,人家忙的哪能顾得上这些?说着就和老婆吵了起来,就这样老婆在埋怨声里挂断了电话,可我在沮丧和不情愿里继续转运着核酸样本,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回到宾馆里休息。经过这几天的紧张运转,的确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吃不消,心想如果再持续几天,我可能会倒下,这样想着想着,有点后悔参加这次抗疫活动,同时在后悔里也有点害怕和恐惧,因为阳性数量的不断上升,持援抗疫的外县市医务人员接连到来,方仓医院的紧张建设,老城区各条街道的封闭,中高风险地区也在直线飙升,给每个人的头皮都感觉发麻。晚上刚刚迷糊着,老婆又一次打来视频,虽然语气比上午温柔了好多,又一次次地重复着我的身体问题,休息吃饭问题,以及请假回家问题,我反复地给老婆做着不想也不愿而且也不可能回家的多种解释,这时的老婆着急地说:甚上也数你显能哩,我也懒得管你了!说着又一次挂断手机。接着大女儿二女儿还有调皮捣蛋的儿子,全打电话关心和说服我,我给孩子们一次次做着防疫政策和制度的解释,我说我也想回,事到如今想回也回不去,这边可以给我准假,全城封闭,连自家小区大门也封着,我又怎么能进得了家门,退一步讲,万一我在疫区已经感染病毒,回家传染给你们怎么办?就这样在家庭斗争中,一个个都默默无声了,我也在自我心里斗争中掂量着自己身体的状况,在家人的抗议中,我也意识到这些天的紧张工作,我真有点担心自己,只不过是在抗疫中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期盼着早日清零解封……

              八月二十六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五天。睡梦里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接通电话才知道是并不认识的小组领导打来的指令电话,布置了今天的运转任务和地点,从零点开始采集核酸样本,让我们加紧转运。接到任务的我不敢怠慢,脸也没洗就下楼发车,等待送检医务人员的到来。当天色放亮的时候,我们也顺利地完成了运转任务,脱掉所有的防护服,回到宾馆休息。这时老婆又在微信里传来指令:小区门口用铁皮封了,你的药还有吗?好好记得按时吃药!天这么凉,走时连件衣服也没拿。突然,我心里有一种想家的感觉,简单地回复:知道了!在疲惫里感激着老婆的关爱,正式进入了酣睡里……一觉醒来已是午后,无聊之中给老婆发出视频,让她给我把药准备好,我回去拿。我转回我家小区的围墙外,给老婆打了电话,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鬼鬼祟祟地从小区围墙栅栏里扔出来一个旅行包,感觉满满的重重的,我拿起包放到车里,正准备开车返回,只听老婆压低声音喊来一句:你把那好好注意防护,记得按时吃药!我说:知道了!话还没完,车已窜出好远,感觉老婆站在栅栏内还没有走开。回到宾馆,打开包,有内衣、外套、长裤、降压药、降糖药、心脏药。看来把家里所有的药全塞了进去,还有一盒胃药。毛巾牙刷、牙膏、香皂,应有尽有,仿佛我要远走他乡似的。此时的我说句实话,心里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关心关爱你的人唯老婆是也。躺床上玩手机时,看到老婆发来微信:救心丸拿着不?我回复:拿着哩,数你麻烦哩……

              八月二十七号,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六天,凌晨一点多,神木的路灯刚刚熄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核酸转运工作。各个小区里家家灯火通明,“下楼做核酸了——”,喇叭里刺耳的喊叫声好是烦人。在蒙蒙的细雨中,大家小户依然排队核酸采集。虽然是凌晨一点多,但是人们还是积极配合,所有的神木人都希望早日能出现社会面清零,更是在内心深处相互祝愿全都成“阴”。我做为一个抗疫践行者,何尝不想疫情早日过去,还原往日的城市喧哗。在静的有点可怕的城市深夜的街道里,飞快地转运出第一次核酸采集样本……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号,凌晨零点开始我在细雨蒙蒙中继续核酸采集转运。阴冷潮湿的天气和每个人的心情一样,不情愿地排队做核酸,这几天正是“阳性”爆发期,阳性指数持续上升,人们的恐惧感也越来越强,就像躲温神一样相互辟躲着,从街道到小区,除了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没有别的居民和路人,连同小猫小狗都在居家隔离。我和搭档的工作小组路过每一个采集点位,那群不知姓名的“大白”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虽然全是一群年轻人,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真的让人赞许。还有那些不知道从哪个单位来的工作人员,有医务人员、下沉干部、志愿者以及社区工作人员,全部用防护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到面容,听不到声音,在初秋月光的照耀下,唯有那双透过防护面罩的眼睛能够看得清楚,在防护服的包裹里基本上认不出年龄,他们默默无声地工作着,为了全市人民的健康,快乐并煎熬着,为抗疫工作奉献着自己的力量。特别是来回穿梭在城乡路上的出租车师傅们更是让人心疼,他们无怨无悔地不记个人得失,把车和人无私地投入了抗疫的洪流中,出发时是第一个,收工时是最后一个,有时早出晚归吃不上饭,可睡一觉醒来,就像脱掉的防护服一样,把疲惫全部打包封存。其实他们每一位参与抗疫者,就是我们这座城市里最可爱的人。

              八月二十九日,参加抗疫的第八天,我正在憨睡中,被刺耳的电话铃吵醒,又是小组领导的叫喊声,“起床了,起床了,接上级通知,0点到6点必须完成采样任务,各采样人员,抓紧到位。”疲惫的自己像军人一样的快速穿衣下楼,然后穿好防护服,与自己的搭档采样员到达自己的工作点位。接到样本后,忽然在自己的心里,无形之中有一种像送鸡毛信的感觉,迅速奔向市医院实验室,一回接着一回,不知不觉就天亮了。虽然是个简单的工作,可转念一想,我们的快速送达,就能让身处疫情困扰的神木人民早一分钟看到自己平安的信号。同时自己感觉,把今天的一份责任和义务一并与脱掉的防护服打包好,安全地装入了回收袋,把工作一夜的疲惫面容,在消毒液的喷洒中清醒。然后回屋休息,准备在睡梦里等待下一个转送任务。

              八月三十日的下午四点,是我参加抗疫的的第九天,又上了一个大夜班。同屋休息的司机师傅鼾声如雷,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看窗外的朵朵白云和蓝格盈盈的天,像小孩子看流云那样,想象着这天马行空的万物巨变,仿佛会有天神下凡的情景,木木地躺在床上,感觉犹如孩童一般天真。对面的山坡依旧黄一片绿一片,仿佛一幅地理挂图,好看极了。当得知今天的神木疫情通报是第二天社会面清零,我的心情也像今天的天气,在木纳的表情里略显微笑,感觉疫情防控有盼头了,神木人民齐心协力的抗疫还是有了成效。我也相信抗疫一定会成功,一定能够取得全面胜利,愿疫情早日清零,祝福神木!祝福家人!祝福所有被疫情控扰的亲人朋友!

              八月三十一,今天是我抗疫的第十天。天空蔚蓝,没有了暑天的酷日,可还没有秋后的凉爽。抗疫的形势还和前几天一样严峻,从上层到我们每一位参与者,依旧头皮紧绷。从凌晨四点半赶去柠条塔矿区四门沟附近的李家梁村委会转运核酸。在等待打包的过程中我在车内等候,在翻看手机时看到女儿发给我的消息,是一张大学开学报名的清单:学费22000、住宿费2500、教材费400、团体保险40,合计24940元。我反复看了几遍,就是这个数字,停动了一会,给女儿回复:知道了!就在这时,听到村里的公鸡悠扬顿挫的打鸣声,我下意识的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烦人的疫情没完没了,影响了孩子的上学,家里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原本计划这个月加加油门,多挣一点,赶开学能准备好女儿上大学的学费,谁曾想到,疫情的突然到来,给原有的计划又画了个问号。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期盼早日清零解封,想着想着,还是不敢再想下去了,双手拂面,让自己在深思里清醒过来,摇摇头安慰自己,干就完了,想啥呢?当又一次听到村里的公鸡打鸣声,同车采集核酸转运的搭档开了车门,我下意识的的发车,只听同伴说:走……

              九月十一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在今天的核酸转运时来了一个新伙伴,21岁,是个大二学生。在工作的时候虽然笨手笨脚,可还是很积极的,我在小组里是个长辈,时常关注小伙的安全,每回收一次核酸样本就要求小伙消毒,虽然有点不规范,可还是很认真的。在我心里他其实就是一个贪玩的男孩子,能参加这次抗疫已经很不错了,在收工转送完毕后他认真的把防护服以及医用垃圾装入了指定的袋子里,从今天的工作里,体会到孩子是在灾难里离开父母的呵护,真正的成为了懂事的大人。本次疫情好转,让所有的人早日步入正轨,让我们的孩子早日长大成人。疫情远走,家园永宁!

              九月二日,今天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二天。灰蒙蒙的初秋天气,依然还有点热,于防疫抗疫的心情相比感觉还是有点晴朗。老婆给我发来视频,高兴地说铧山社区志愿者送来了蔬菜,解决了这几天居家的吃饭问题。从老婆的语气里毫无疑问表现出的感激和惊喜,同样在我的朋友圈里,从幸福家园小区的朋友发出的志愿者送来的蔬菜的视频,而且还在图片上打出“感谢党”的字样,还有我家小区微信群里同样有各种关爱的“晒”。有位孕妇在铧山经济适用房小区群里发出孕检的请求,不过一会儿就得到群里热心人的回复,又过一会儿,求助者回复得到了铧山社区的帮助,问题得到解决。今天我们核酸转运群里也同样得到爱心福利,宾河新区的社区领导知道我们抗疫一线的工作者起早贪黑,昼夜温差大,特意送来了御寒衣物,还有转运组领导打来的鼓励问候电话,特别是工作所辖社区的后勤工作者,能够热心地接受前线工作者的建议和意见,及时沟通合理的用餐时间,把热乎乎的饭菜及时送来,还有更让我暖心的是,金泰镁业一位不知名的老板,得知我们每天从城里五点走,不能吃到早餐,因此就特意安排我们转运人员的早餐问题。党和政府有如此体贴的好干部,怎不让老百姓放心,在大灾大难面前,谁又能感到无依无靠?我做为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同样在这次疫情的突发中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在休息之余,看到快手里有位神木管控区的居民,手举着志愿者送来的物品,大声高唱《共产党好》。看着看着,我由衷地感觉到党和政府真好!

              今天是九月三号,也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三天。工作依然还是老地点老任务,但心情比前些天愉悦轻松多了,原因是截至昨天,社会面连续第四天清零,所以,在工作的过程中就没有了前些天的恐惧和压抑。经过这些天的合作抗疫,让我又一次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对自己灵魂深处的自我、自私的思想给予洗礼和拷问。这些天在抗疫中的每个工作场景里都是一群群的年轻人,像我这样的“老者”不是很多。在这次抗疫中,我的一个搭档叫任植峰,三十多岁,大个很精神,是一位个体牙科诊所的老板,还有一位叫李民军,今年二十七八岁,个头不算很高,但感觉很结实的一个外地小伙,也是一位牙科个体医生,最近又给安排来一位二十一岁的不知道姓名的小后生,是一位民兵志愿者,因疫情而不能去上学的大二学生。虽然都是年轻人,可干起活来那种认真的样子实在让人敬佩。每天不论零点起床还是凌晨三四点起床,从不迟到,对工作的认真负责,以及对防疫消毒流程的细心熟练度更让我自愧不如。还有在工作中显现出的那种担档与责任。走过多个采样点,全是一群年轻人,每一位年轻的参与者都是那样的负责敬业,从工作群里的指挥官到工作点位的雷厉风行,从听从指挥到年轻人的尽职敬业,真的让我这位老志愿者发自灵魂深处的对他们的敬意。还有一群特别的志愿者,那就是那群“老把式”出租车司机师傅们,平时为了六快钱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累,可在家乡的大灾大难面前,勇往直前,冲在抗疫一线,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全市最艰巨的接送运输任务,每一次调度都争先恐后,不论哪里不问远近,从大柳塔到大保当,从马镇镇到万镇镇,从矿区的山山峁峁到偏远乡村的沟沟洼洼,从凌晨到深夜,无怨无悔地飞奔在神木大地上,为抗疫中的转运核酸、、密集者、采样员、物资,无处不在。有时出车不是早了没饭吃,就是晚了没觉睡,随叫随到。每一次接到指令时那种跑车养成的快速习惯,更让人敬佩和感到亲切。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幕后社区工作者,不论深夜还是凌晨,第一个叫唤声,第一个指令电话全是他们,各行各业的抗疫参与者,都把大爱奉献给了神木人民,把辛苦和疲惫打包给自己,为了力保五十几万神木人民的安康,每一位抗疫参与者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今天是九月四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四天,也是滨河新区以北方向解封的第一天。虽然是解封了,我们每个核酸采集点位依旧按时按点采集核酸并加紧转运着,就是这几天把采集核酸时间从零点开始推后到早上六点,没有了前段时间的紧张,在解封的同时,在每位市民到抗疫工作者们都从内心松懈了很多,把那种对病毒感染的恐惧和心里的压抑减轻了好多。从网上也是欢呼雀跃,其实各个进出路口依旧把守很严,严格执行五位一体的防疫标准。我和我的抗疫工友们感觉回家有盼头了,疫情也该结束了,神木全面解封进入倒计时了!

              今天是九月五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五天。我们的工种和地点没变,还在指令里继续着往日的采送工作。从朋友圈里看到迎宾街道解封了,听着一轮及一轮的好消息,我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的晴朗,又看到兄弟县市的支援队伍陆续返回,更是让人宽心,让久困的心也得到了舒展,压抑的心情也在放松,虽然在解封的街道里隔三差五的看到依然警惕的买菜人,但再现一个繁荣的街景指日可待。

              今天是九月八号,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八天。中午接到公司通知,让下午六点全体抗疫流调车辆全部在公交总站集合,经过手续交接,物资回收,给人车消毒,最后开据回小区的证明,就这样开着自己的爱车顺利地回到离别十八天的家,因提前没给老婆收工的消息,进门时全家感到有点惊讶,捣蛋的儿子放下听网课的平板,直接扑了过来,就像粘人的小狗,仿佛几年没见老爸的那种感觉,明知道我去抗疫,可还像是我出远门回家,把我带回的衣物包袱快速的翻搅着,二女儿开了自己卧室的门,手里拿着手机平稳地走了出来,略显惊讶而平淡地说了一声:总于回来了。然后就忙着玩手机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老婆的脸上显示出一种放松的喜悦,用地道的神木南乡话笑着说:“总算把你埋回来了”!又显示出对儿子严厉的指责,一边吼着一边不停地唠叨着,不让儿子靠近我,连同翻搅的衣物包袱都不让靠近,仿佛我是病毒一般,老婆让我赶紧把衣服鞋袜全部脱掉,连卧室也没进去,就找来让我换的内外全部衣服鞋袜,好像提前准备好似的,然后让我把换下的所有衣物全部打包进一个塑料袋里,扎住袋口生怕病毒出来,紧接着把我推入卫生间让我洗澡。这一澡洗完,身清气爽,坐在沙发里喝点水,和老婆孩子闲聊,从中真实地体会到回家的那种感觉,不由言表。特别是老婆不厌其烦的各种唠叨,又真实地感觉到自己又回到家的氛围里了……

              今天是九月十号,神木市全市解封,也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同时也是我连续抗疫的第二十天。因为九月八号交通部门把我们全部出租车司机撤回居家隔离,在解封的收尾阶段,九月九号又让我返岗为常态化防控疫情转运核酸。今天全城解封,一瞬间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正直中秋佳节,紧绷了二十天的神经总算放松一点,在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还是战胜了疫情,过一个谐和的中秋佳节,让疫情管控时间里分隔的亲人愉悦地走到了一起。我也一样,从宾河新区转运往市医院实验室的最后一趟是九点半,混在月夜的车流中,赶回家里,也算是和老婆孩子一起团圆,过了一个我人生中最感特别的中秋佳节!

              疫的第一天,接到公司通知,让我们应急志愿车到公交总站安装隔离膜。我以为又是在实战演习,也没在意,直到中午才到达指定地点。午饭也没吃,一直让等待上级通知,整个公交总站大院车山车海,还有忙碌的工作人员。下午接到指令,站内紧张地调度车辆。公司经理杨永田,招呼本公司司机领取防护物资,整个大院紧张有序地发车。当每位接到调度指令的车,第一时间奔赴指定地点。还有等待调度指令的司机们着急地,争先恐后地抢着领命。我接到的指令是负责和谐家园、和谐广场、政务大楼、恒源首府小区、御景苑小区和领秀花园小区的核酸样本转运工作,一趟接一趟和送样员送往市医院实验室,一直到晚上九点才收工,然后回总站集合待命。总站的运输管理层的张金平、尚晓云、张佳等同志,还有大众公司经理杨永田以及各公司负责人紧张地安排二百多辆出租车以及其他的应急车辆司机的食宿问题,还有当晚的临时应急值班流调车,感觉事多人多,在凌乱与忙碌里又略显紧张有序,直到凌晨一点,各公司负责人还用沙哑的声音布置着第二天的调度指令。还有回来晚的司机师傅们没有吃饭的,这些领导亲自出车买来方便面让司机师傅们吃饱,就这样在忙碌中终于在凌晨一点多入住了宾馆,倒头就睡,进入了酣香的梦境。

              八月二十三日(参加抗疫的第二天)凌晨四点,在昨晚(也就是今天凌晨)一点多进入睡梦里,还没来得及做一个完整的梦,就有人敲门呐喊:“起床了,起床了,赶快到达指定地点做核酸!”因为是参加抗疫的第二天,所以也不敢怠慢,在昏昏沉沉中挤着电梯下了楼,到站里开车时,运政的领导和公司经理们早在场内叫喊着安排新的工作,我发车直奔昨天的采样地点,按部就班地转送核酸样本。经过昨天下午的抗疫过程,我深刻体会到了疫情的严重性和工作的重要性,穿上防护服,拉着标本箱,身感自己的防疫责任和抗疫的担当,有意无意地踩紧了油门,像平时客人需要赶点一样,一脚油门飞速送达,就这样一趟接一趟,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我把医务人员送达休息宾馆里,才小心翼翼地收拾车内垃圾,按照防护流程,脱掉自己的防护服,安全消毒,按照转运程序,提前领取明天的防护物资。就这样干完所有的事,已经误过饭点,还好同室的司机师傅留了一份盒饭,可我在饥饿感十足的时候,饭已经凉了很久很久了……

              八月二十四日, 今天是抗疫的第三天,从八月二十二下午全城已经处于“静默”管理状态之下,我在核酸转运小组继续着往日的工作。在和谐家园小区门口,看到一个孩子家长拿着一个书包,很着急的样子。让我帮他把书包转送到另一个小区,可在这个特殊时期,必须坚守岗位,看到他很是无奈,我也很想去帮忙,只可惜我的任务还没完成,还在等待转运核酸样本的过程中,有心无力。我因不能帮忙而感到内疚,因为我也是一个“不自由”的人。我想,用我们每个人的默默付出,居家隔离,同样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愿疫情尽快过去,美好谐和早日到来。

              今天是八月二十六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四天。初秋的早晨四五点,穿着半袖,略感几许凉意,天色昏暗中就开始了核酸采集,小区里的喇叭不停地叫唤着:做核酸了。经过这几天轮番的核酸采集,出现了几例阳性,人们的警惕性和恐惧感也在加强。因为我们从22号晚就进入了封控区,处在闭环管理状态下,一直没有回家。大清早老婆一次接一次的电话不断,反复在电话里说这疫情如何如何严重,让我赶紧给公司领导请假回家,我说你也知道疫情如此严重我怎么能请得了假?老婆还在不厌其烦地给我讲:你就给你们经理说清楚你有高血压,糖尿病,还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每天吃饭休息就是问题,还说人家领导也是人,一定能给你准假!我说疫情这么严重,人家忙的哪能顾得上这些?说着就和老婆吵了起来,就这样老婆在埋怨声里挂断了电话,可我在沮丧和不情愿里继续转运着核酸样本,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回到宾馆里休息。经过这几天的紧张运转,的确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吃不消,心想如果再持续几天,我可能会倒下,这样想着想着,有点后悔参加这次抗疫活动,同时在后悔里也有点害怕和恐惧,因为阳性数量的不断上升,持援抗疫的外县市医务人员接连到来,方仓医院的紧张建设,老城区各条街道的封闭,中高风险地区也在直线飙升,给每个人的头皮都感觉发麻。晚上刚刚迷糊着,老婆又一次打来视频,虽然语气比上午温柔了好多,又一次次地重复着我的身体问题,休息吃饭问题,以及请假回家问题,我反复地给老婆做着不想也不愿而且也不可能回家的多种解释,这时的老婆着急地说:甚上也数你显能哩,我也懒得管你了!说着又一次挂断手机。接着大女儿二女儿还有调皮捣蛋的儿子,全打电话关心和说服我,我给孩子们一次次做着防疫政策和制度的解释,我说我也想回,事到如今想回也回不去,这边可以给我准假,全城封闭,连自家小区大门也封着,我又怎么能进得了家门,退一步讲,万一我在疫区已经感染病毒,回家传染给你们怎么办?就这样在家庭斗争中,一个个都默默无声了,我也在自我心里斗争中掂量着自己身体的状况,在家人的抗议中,我也意识到这些天的紧张工作,我真有点担心自己,只不过是在抗疫中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期盼着早日清零解封……

              八月二十六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五天。睡梦里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接通电话才知道是并不认识的小组领导打来的指令电话,布置了今天的运转任务和地点,从零点开始采集核酸样本,让我们加紧转运。接到任务的我不敢怠慢,脸也没洗就下楼发车,等待送检医务人员的到来。当天色放亮的时候,我们也顺利地完成了运转任务,脱掉所有的防护服,回到宾馆休息。这时老婆又在微信里传来指令:小区门口用铁皮封了,你的药还有吗?好好记得按时吃药!天这么凉,走时连件衣服也没拿。突然,我心里有一种想家的感觉,简单地回复:知道了!在疲惫里感激着老婆的关爱,正式进入了酣睡里……一觉醒来已是午后,无聊之中给老婆发出视频,让她给我把药准备好,我回去拿。我转回我家小区的围墙外,给老婆打了电话,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鬼鬼祟祟地从小区围墙栅栏里扔出来一个旅行包,感觉满满的重重的,我拿起包放到车里,正准备开车返回,只听老婆压低声音喊来一句:你把那好好注意防护,记得按时吃药!我说:知道了!话还没完,车已窜出好远,感觉老婆站在栅栏内还没有走开。回到宾馆,打开包,有内衣、外套、长裤、降压药、降糖药、心脏药。看来把家里所有的药全塞了进去,还有一盒胃药。毛巾牙刷、牙膏、香皂,应有尽有,仿佛我要远走他乡似的。此时的我说句实话,心里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关心关爱你的人唯老婆是也。躺床上玩手机时,看到老婆发来微信:救心丸拿着不?我回复:拿着哩,数你麻烦哩……

              八月二十七号,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六天,凌晨一点多,神木的路灯刚刚熄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核酸转运工作。各个小区里家家灯火通明,“下楼做核酸了——”,喇叭里刺耳的喊叫声好是烦人。在蒙蒙的细雨中,大家小户依然排队核酸采集。虽然是凌晨一点多,但是人们还是积极配合,所有的神木人都希望早日能出现社会面清零,更是在内心深处相互祝愿全都成“阴”。我作为一个抗疫践行者,何尝不想疫情早日过去,还原往日的城市喧哗。在静的有点可怕的城市深夜的街道里,飞快地转运出第一次核酸采集样本……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号,凌晨零点开始我在细雨蒙蒙中继续核酸采集转运。阴冷潮湿的天气和每个人的心情一样,不情愿地排队做核酸,这几天正是“阳性”暴发期,阳性指数持续上升,人们的恐惧感也越来越强,就像躲温神一样相互辟躲着,从街道到小区,除了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没有别的居民和路人,连同小猫小狗都在居家隔离。我和搭档的工作小组路过每一个采集点位,那群不知姓名的“大白”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虽然全是一群年轻人,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真的让人赞许。还有那些不知道从哪个单位来的工作人员,有医务人员、下沉干部、志愿者以及社区工作人员,全部用防护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到面容,听不到声音,在初秋月光的照耀下,唯有那双透过防护面罩的眼睛能够看得清楚,在防护服的包裹里基本上认不出年龄,他们默默无声地工作着,为了全市人民的健康,快乐并煎熬着,为抗疫工作奉献着自己的力量。特别是来回穿梭在城乡路上的出租车师傅们更是让人心疼,他们无怨无悔地不记个人得失,把车和人无私地投入了抗疫的洪流中,出发时是第一个,收工时是最后一个,有时早出晚归吃不上饭,可睡一觉醒来,就像脱掉的防护服一样,把疲惫全部打包封存。其实他们每一位参与抗疫者,就是我们这座城市里最可爱的人。

              八月二十九日,参加抗疫的第八天,我正在憨睡中,被刺耳的电话铃吵醒,又是小组领导的叫喊声,“起床了,起床了,接上级通知,0点到6点必须完成采样任务,各采样人员,抓紧到位。”疲惫的自己像军人一样的快速穿衣下楼,然后穿好防护服,与自己的搭档采样员到达自己的工作点位。接到样本后,忽然在自己的心里,无形之中有一种像送鸡毛信的感觉,迅速奔向市医院实验室,一回接着一回,不知不觉就天亮了。虽然是个简单的工作,可转念一想,我们的快速送达,就能让身处疫情困扰的神木人民早一分钟看到自己平安的信号。同时自己感觉,把今天的一份责任和义务一并与脱掉的防护服打包好,安全地装入了回收袋,把工作一夜的疲惫面容,在消毒液的喷洒中清醒。然后回屋休息,准备在睡梦里等待下一个转送任务。

              八月三十日的下午四点,是我参加抗疫的的第九天,又上了一个大夜班。同屋休息的司机师傅鼾声如雷,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看窗外的朵朵白云和蓝格盈盈的天,像小孩子看流云那样,想象着这天马行空的万物巨变,仿佛会有天神下凡的情景,木木地躺在床上,感觉犹如孩童一般天真。对面的山坡依旧黄一片绿一片,仿佛一幅地理挂图,好看极了。当得知今天的神木疫情通报是第二天社会面清零,我的心情也像今天的天气,在木纳的表情里略显微笑,感觉疫情防控有盼头了,神木人民齐心协力的抗疫还是有了成效。我也相信抗疫一定会成功,一定能够取得全面胜利,愿疫情早日清零,祝福神木!祝福家人!祝福所有被疫情控扰的亲人朋友!

              八月三十一,今天是我抗疫的第十天。天空蔚蓝,没有了暑天的酷日,可还没有秋后的凉爽。抗疫的形势还和前几天一样严峻,从上层到我们每一位参与者,依旧头皮紧绷。从凌晨四点半赶去柠条塔矿区四门沟附近的李家梁村委会转运核酸。在等待打包的过程中我在车内等候,在翻看手机时看到女儿发给我的消息,是一张大学开学报名的清单:学费22000、住宿费2500、教材费400、团体保险40,合计24940元。我反复看了几遍,就是这个数字,停动了一会,给女儿回复:知道了!就在这时,听到村里的公鸡悠扬顿挫的打鸣声,我下意识的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烦人的疫情没完没了,影响了孩子的上学,家里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原本计划这个月加加油门,多挣一点,赶开学能准备好女儿上大学的学费,谁曾想到,疫情的突然到来,给原有的计划又画了个问号。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期盼早日清零解封,想着想着,还是不敢再想下去了,双手拂面,让自己在深思里清醒过来,摇摇头安慰自己,干就完了,想啥呢?当又一次听到村里的公鸡打鸣声,同车采集核酸转运的搭档开了车门,我下意识的发车,只听同伴说:走……

              九月十一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在今天的核酸转运时来了一个新伙伴,21岁,是个大二学生。在工作的时候虽然笨手笨脚,可还是很积极的,我在小组里是个长辈,时常关注小伙的安全,每回收一次核酸样本就要求小伙消毒,虽然有点不规范,可还是很认真。在我心里他其实就是一个贪玩的男孩子,能参加这次抗疫已经很不错了,在收工转送完毕后他认真的把防护服以及医用垃圾装入了指定的袋子里,从今天的工作里,体会到孩子是在灾难里离开父母的呵护,真正的成为了懂事的大人。本次疫情好转,让所有的人早日步入正轨,让我们的孩子早日长大成人。疫情远走,家园永宁!

              九月二日,今天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二天。灰蒙蒙的初秋天气,依然还有点热,于防疫抗疫的心情相比感觉还是有点晴朗。老婆给我发来视频,高兴地说铧山社区志愿者送来了蔬菜,解决了这几天居家的吃饭问题。从老婆的语气里毫无疑问表现出的感激和惊喜,同样在我的朋友圈里,从幸福家园小区的朋友发出的志愿者送来的蔬菜的视频,而且还在图片上打出“感谢党”的字样,还有我家小区微信群里同样有各种关爱的“晒”。有位孕妇在铧山经济适用房小区群里发出孕检的请求,不过一会儿就得到群里热心人的回复,又过一会儿,求助者回复得到了铧山社区的帮助,问题得到解决。今天我们核酸转运群里也同样得到爱心福利,宾河新区的社区领导知道我们抗疫一线的工作者起早贪黑,昼夜温差大,特意送来了御寒衣物,还有转运组领导打来的鼓励问候电话,特别是工作所辖社区的后勤工作者,能够热心地接受前线工作者的建议和意见,及时沟通合理的用餐时间,把热乎乎的饭菜及时送来,还有更让我暖心的是,金泰镁业一位不知名的老板,得知我们每天从城里五点走,不能吃到早餐,因此就特意安排我们转运人员的早餐问题。党和政府有如此体贴的好干部,怎不让老百姓放心,在大灾大难面前,谁又能感到无依无靠?我做为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同样在这次疫情的突发中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在休息之余,看到快手里有位神木管控区的居民,手举着志愿者送来的物品,大声高唱《共产党好》。看着看着,我由衷地感觉到党和政府真好!

              今天是九月三号,也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三天。工作依然还是老地点老任务,但心情比前些天愉悦轻松多了,原因是截至昨天,社会面连续第四天清零,所以,在工作的过程中就没有了前些天的恐惧和压抑。经过这些天的合作抗疫,让我又一次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对自己灵魂深处的自我、自私的思想给予洗礼和拷问。这些天在抗疫中的每个工作场景里都是一群群的年轻人,像我这样的“老者”不是很多。在这次抗疫中,我的一个搭档叫任植峰,三十多岁,大个很精神,是一位个体牙科诊所的老板,还有一位叫李民军,今年二十七八岁,个头不算很高,但感觉很结实的一个外地小伙,也是一位牙科个体医生,最近又给安排来一位二十一岁的不知道姓名的小后生,是一位民兵志愿者,因疫情而不能去上学的大二学生。虽然都是年轻人,可干起活来那种认真的样子实在让人敬佩。每天不论零点起床还是凌晨三四点起床,从不迟到,对工作的认真负责,以及对防疫消毒流程的细心熟练度更让我自愧不如。还有在工作中显现出的那种担当与责任。走过多个采样点,全是一群年轻人,每一位年轻的参与者都是那样的负责敬业,从工作群里的指挥官到工作点位的雷厉风行,从听从指挥到年轻人的尽职敬业,真的让我这位老志愿者发自灵魂深处的对他们的敬意。还有一群特别的志愿者,那就是那群“老把式”出租车司机师傅们,平时为了六快钱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累,可在家乡的大灾大难面前,勇往直前,冲在抗疫一线,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全市最艰巨的接送运输任务,每一次调度都争先恐后,不论哪里不问远近,从大柳塔到大保当,从马镇镇到万镇镇,从矿区的山山峁峁到偏远乡村的沟沟洼洼,从凌晨到深夜,无怨无悔地飞奔在神木大地上,为抗疫中的转运核酸、密集者、采样员、物资,无处不在。有时出车不是早了没饭吃,就是晚了没觉睡,随叫随到。每一次接到指令时那种跑车养成的快速习惯,更让人敬佩和感到亲切。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幕后社区工作者,不论深夜还是凌晨,第一个叫唤声,第一个指令电话全是他们,各行各业的抗疫参与者,都把大爱奉献给了神木人民,把辛苦和疲惫打包给自己,为了力保五十几万神木人民的安康,每一位抗疫参与者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今天是九月四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四天,也是滨河新区以北方向解封的第一天。虽然是解封了,我们每个核酸采集点位依旧按时按点采集核酸并加紧转运着,就是这几天把采集核酸时间从零点开始推后到早上六点,没有了前段时间的紧张,在解封的同时,在每位市民到抗疫工作者们都从内心松懈了很多,把那种对病毒感染的恐惧和心里的压抑减轻了好多。从网上也是欢呼雀跃,其实各个进出路口依旧把守很严,严格执行五位一体的防疫标准。我和我的抗疫工友们感觉回家有盼头了,疫情也该结束了,神木全面解封进入倒计时了!

              今天是九月五日,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五天。我们的工种和地点没变,还在指令里继续着往日的采送工作。从朋友圈里看到迎宾街道解封了,听着一轮及一轮的好消息,我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的晴朗,又看到兄弟县市的支援队伍陆续返回,更是让人宽心,让久困的心也得到了舒展,压抑的心情也在放松,虽然在解封的街道里隔三差五的看到依然警惕的买菜人,但再现一个繁荣的街景指日可待。

              今天是九月八号,是我参加抗疫的第十八天。中午接到公司通知,让下午六点全体抗疫流调车辆全部在公交总站集合,经过手续交接,物资回收,给人车消毒,最后开据回小区的证明,就这样开着自己的爱车顺利地回到离别十八天的家,因提前没给老婆收工的消息,进门时全家感到有点惊讶,捣蛋的儿子放下听网课的平板,直接扑了过来,就像粘人的小狗,仿佛几年没见老爸的那种感觉,明知道我去抗疫,可还像是我出远门回家,把我带回的衣物包袱快速的翻搅着,二女儿开了自己卧室的门,手里拿着手机平稳地走了出来,略显惊讶而平淡地说了一声:终于回来了。然后就忙着玩手机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老婆的脸上显示出一种放松的喜悦,用地道的神木南乡话笑着说:“总算把你埋回来了”!又显示出对儿子严厉的指责,一边吼着一边不停地唠叨着,不让儿子靠近我,连同翻搅的衣物包袱都不让靠近,仿佛我是病毒一般,老婆让我赶紧把衣服鞋袜全部脱掉,连卧室也没进去,就找来让我换的内外全部衣服鞋袜,好像提前准备好似的,然后让我把换下的所有衣物全部打包进一个塑料袋里,扎住袋口生怕病毒出来,紧接着把我推入卫生间让我洗澡。这一澡洗完,身清气爽,坐在沙发里喝点水,和老婆孩子闲聊,从中真实地体会到回家的那种感觉,不由言表。特别是老婆不厌其烦的各种唠叨,又真实地感觉到自己又回到家的氛围里了……

              今天是九月十号,神木市全市解封,也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同时也是我连续抗疫的第二十天。因为九月八号交通部门把我们全部出租车司机撤回居家隔离,在解封的收尾阶段,九月九号又让我返岗为常态化防控疫情转运核酸。今天全城解封,一瞬间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正值中秋佳节,紧绷了二十天的神经总算放松一点,在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还是战胜了疫情,过一个谐和的中秋佳节,让疫情管控时间里分隔的亲人愉悦地走到了一起。我也一样,从滨河新区转运往市医院实验室的最后一趟是九点半,混在月夜的车流中,赶回家里,也算是和老婆孩子一起团圆,过了一个我人生中最特别的中秋佳节!

            白小姐先锋诗1一154期,澳门最快开奖现场开奖结果助手,香港6合总彩今期开奖结果,六盒宝典三期必出一期资料,澳门最快开奖直播室在哪里,澳门论坛澳门特马揭秘,澳门118开奖网118金牛版,4949澳门免费资料大全2022 澳门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21,三肖加三码中特期期期准白小姐,四肖三期内必出一期出,今晚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结果,澳门正版资料四不像图,澳门开特马三期必出一期,2022年香港资料大全正版,白小姐四肖三码期期准 石楼县| 平泉县| 如皋市| 凭祥市| 兴海县| 互助| 黄石市| 会同县| 乐业县| 凤山县| 佳木斯市| 永兴县| 沅陵县| 正镶白旗| 南溪县| 贵州省| 习水县| 肇州县| 阿尔山市| 罗江县| 灵宝市| 永泰县| 屯留县| 温泉县| 普安县| 土默特左旗| 噶尔县| 镇平县| 蒲城县| 十堰市| 镇安县| 慈利县| 乌兰浩特市| 大悟县| 师宗县| 黔东| 遂平县| 蓬安县| 古浪县| 塘沽区| 崇左市|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